鲸本京

peace yo

慢食堂:

仙人掌CoLIN:

来一碗养生润肺的桂花栗子羹 🌈满屋子桂花香,口感顺滑✨

·

我真的是一位巨怕冷的北方妹纸[哭惹R]家里来暖气基本不出门,出门了也是开车,目的地就是有暖气的商场。基本在户外被冷风吹的时间不能超过2个小时[哭惹R][哭惹R]但是❗️❗️我竟然会在冬天吃冰淇淋,导致我的胃一直不好。

·

这碗桂花栗子羹是我平时在家没事就会煮的喝用来养胃的。桂花味辛,性温,具有止咳化痰、养生润肺之功效,经常服用对胃寒有很好的效果,还有滋润美白皮肤的功效。✨

·

♥︎准备食材:

板栗🌰 7个 糖桂花2勺 淀粉3大勺 水300ml

♥︎步骤:

1️⃣ 把板栗切成小粒,不能太大,要小一点轻一点才能让栗子肉均匀漂浮在羹中。✨我用的超市买的真空包装的熟栗子肉,如果用生栗子需要先把栗子蒸熟然后剥皮

2️⃣ 锅中放300ml的水,然后放入切碎的栗子和糖桂花煮至水开。

3️⃣将3大匙淀粉和冷水搅拌均匀,倒入烧开了水的锅中,快速搅拌均匀,等水再次开起呈稠羹状即可关火

·

⚠️Tips:

①如果没有淀粉可以用藕粉或者糯米粉

②淀粉一定要与冷水搅拌。避免结块。倒入锅里时要顺时针倒入快速搅拌。


慢食堂:

吴小厨-FAN PHOTO:

【山楂小排】
这道山楂小排,不仅颜值高,味道酸甜可口,小排香嫩、充分吸收了酸甜汁,配一碗白米饭简直不要太美妙!做法和食材都非常简单,各个阶段厨艺的吃货们都可以做得很完美哦!
@美食精选 @慢食堂 
【材料】
猪肋排250g,山楂10个,料酒1勺,耗油1勺,糖70g,生抽1勺,水600g,熟芝麻少许,葱,姜,食用油

【做法】
1.山楂用粗铁吸管穿透顶部和底部,去籽备用;
2.肋排加水、一勺料酒、姜片、葱结入锅中焯水,再捞出过清水洗净沥干备用;
3.锅中放油下姜葱煸香,下入肋排煎至两面微黄后盛出备用,葱姜扔掉;
4.放少许油加入70g糖小火炒糖色,炒至糖无颗粒感变黄褐色下入肋排翻炒均匀,加入600g水,一勺生抽,一勺耗油和五个山楂,大火煮沸后转小火焖煮15分钟至汤汁变浓稠;
5.加入剩下的5个山楂翻炒1-2分钟,收汁装盘,撒上白芝麻。

【小厨碎碎念】
1.炒糖色的时候把握不好火候的话一定要用小火,能更好的观察和控制颜色,糖炒至像麦芽糖那种感觉的时候就可以了;
2.这道菜做出来是酸甜口的,所以不加盐也特别好吃。配白米饭简直是绝配!

妈呀这个好帅(๑°3°๑)枪王大大生日快乐🍰

noko378:

小周生日快乐,提前一周搞定~

[毕灵] 小感冒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期待下个月!

一个小号:

仍然是失恋日和的设定。


一篇短打小甜饼,希望毕灵姐妹们都开心快乐,爱你们。








-小感冒






周六晚自习结束的铃声荡在晚风微凉的空气里,教学楼方格蛋糕似的窗口内透出的白炽灯一盏一盏地暗下去,疲惫的少年人鱼贯而出,迎接一周唯一一次的假期。


晚自修是生物老师讲上周的考卷,一黑板画的都是有丝分裂图,看着像一颗颗豆芽。他想着晚饭还没吃,饿了半节课,又睡了半节课,终于打了铃。老师为人师表、恋恋不舍地又拖了十分钟堂,才宣布下课,希望同学们周末好好学习。


很快,教室里都走空了。


灵超动作拖拖拉拉地,想着毕雯珺正在校门口等他,索性收拾地更慢。他挑挑拣拣地盘点桌上落成一厚摞的书,拿出来一部分,又放回去一部分,才收好书包,拖着步子往外走。


校门口接送的家长已如潮水一样退去,一片冷清,只毕雯珺的那辆车打着车灯,隐约看得见驾驶室里男人冷漠的表情。


灵超一语不发,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。


“怎么这么晚?”


灵超转了转眼珠子,说,“老师拖堂。”


“嗯。”毕雯珺睨了他一眼,半抿着唇,放了手刹一脚油门启动。




入冬已经有些日子了。外头夜凉天冷,车里空调开着十足的暖风,吹得灵超嘴唇发干,脸颊红扑扑的颜色。坐垫加热也开着,暖地他整个人像只松鼠一样缩在座椅里。


灵超瞥了一眼专注开车的毕雯珺,似乎并没觉得车内温度过于暖,他悻悻地腹诽道,这哥们果然年纪大了,身体不如他,才入冬几天就如此怕冷。




灵超手边的骨瓷杯里盛的是毕雯珺煮的奶茶,温的,又甜又香,而他自己则是一杯温开水,加了一勺子浓稠的粉色液体。


“你这是什么,我也要喝。”灵超瞅着那杯看上去甜滋滋的饮料许久了,见毕雯珺放下杯子,眼疾手快地伸手想要去拿。


毕雯珺面无表情地伸手挡了一下。


灵超错愕地睁大了眼,被毕雯珺半途拦下的那只手猛地一缩回去,好像一株突然被触碰的含羞草。从高中宿舍被迫搬出来与毕雯珺一起住已经有一阵子了,这段时间里,灵超凡是想要什么想吃什么,还从来没被毕雯珺否过。


灵超觉得自己委屈死了,埋着头不说话,只一个劲往嘴里塞土豆。


“我感冒了,会传染。”毕雯珺看出灵超情绪不好,无奈地解释道。


灵超仍是不说话,气呼呼地看了他一眼,杏仁似的眼珠子含着漂亮的生气。


“那是感冒药,是苦的。”


灵超秀气的眉蹙着,两片唇俏地老高,一副“别和我说话”的表情。


毕雯珺被这小孩子已经气得没脾气了,无奈地直笑,“唉。你要是实在想喝,我给你也倒一杯就是了。”


“我才不要,你自己喝吧。”灵超嘟囔着,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猛地转了话题,“你怎么感冒了?”


“昨晚上吹了风。”


灵超不高兴地撇嘴,“那你离我远点,可别传染我了!”


话刚说出口,灵超就后悔了,内心里的那个小人着急地直挠头。明明之前自己都已经下定决心,不能再如从前一样脾气又倔又拧了。


灵超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看毕雯珺,却见那人神色冷漠又疏离,似乎真的把那句话听进了心里。


可是往常若是自己这样与他拌嘴,明明他也都笑着接受了,偶尔还会温柔地摸自己的头发的。灵超表情委屈地耷拉下来,心里想着大人果然都是骗子。


自己说不好的时候,其实是期待他主动啊,毕雯珺怎么就不明白呢。




后半顿饭吃的心不在焉的,灵超老出神,想着毕雯珺到底有没有为他那句脱口而出的话而生气。直到两人都盘子空空,灵超少见地主动要求去洗碗。等碗洗完再出来,毕雯珺已经回屋睡觉了。


“什么嘛。”灵超不高兴地嘟起嘴。


他漫无目的地在客厅晃了好一会儿,最后坐在电脑前打开搜索引擎,鬼使神差地打上,“感冒了该怎么办”这一行字。


【最近,各省市流感病毒来势汹汹,若长时间不退烧,最好及时就医,谨防转移。】
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灵超双腿盘在椅子上,对着电脑屏幕,嘀嘀咕咕地想着“这家伙,发烧没有啊?”




上次半夜偷偷跑进毕雯珺房间的遭遇他还清清楚楚地记着,那感觉可是不太好。灵超站在房门口,努了努嘴,握着门把的那只手肌肉收紧又放松,踌躇犹豫着。


“算了,看在这家伙病了的份上,”灵超长长吐了一口气,“绝对!绝对不是因为我想要去他房间看他的。”




灵超推开门,是一股他很熟悉的毕雯珺怀抱里的草木香。


他本以为推开门能看见一个病恹恹地颓在床上的毕雯珺,谁知道听到他的脚步声,毕雯珺的眼锐利地向他的方向扫来,吓得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。


“我我我我来看看你死没死。”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句话,他后悔的想把自己舌头给咬下来。


毕雯珺很没精神地笑了两声,“嗯,你看到了,我没死。”


房间里没开灯,飘窗外边路灯晦暗的光线透进来,将灵超整个人照地通透。他望着仍躺在床上的毕雯珺,表情厌厌的,语气中带了那么些别扭,“我看他们生病都量体温的。你要不要看看你有没有发烧?”


毕雯珺胳膊从被褥中伸出来,朝灵超招手,示意他再走进一步。


灵超很是听话地走过去。


毕雯珺低沉的声音从胸腔闷闷地传出来:“我量过了,正常的低烧,睡一觉就会好。”


灵超嘟起嘴,生硬地回到:“哦。”


逼死人一样的沉默把安静如死水的空气凝固了一般,两人维持着一成不变的表情,在黑暗中眼神胶着对视着。灵超最终败下阵来,少见地软下声音,“我听他们说要喝好多热水,药才会有用。还有,可以用热毛巾敷耳朵。”


“是吗。”


灵超猛地点头。


“好,知道了。”毕雯珺神情倦懒,显然没听进去。


灵超急得直跺脚,说,“我去给你倒热水行了吧!”


年轻人性子风风火火,踢踏着那双粉色兔耳朵的棉拖鞋往外走。毕雯珺半撑着发重的身子坐起来,看着小孩执拗而幼稚的背影,终于是笑了。




毕雯珺昏昏沉沉,喝水的时候半个身子都往灵超身上倒,灵超瘦得要命,都有些承不起,只能强撑着手扶紧床侧。半杯温开水下去,毕雯珺沉声说,“可以了。”


灵超点头,又去浴室找了块毛巾拿热水浸润完了,叠盖在毕雯珺耳侧。每隔半小时,拿温枪在毕雯珺额头扫两次,温度果然一点点降了下去。




毕雯珺睡熟了,呼吸又稳又轻,并不亮堂的街灯映出他的轮廓,灵超盯着仔细研究了许久,发现这货睡着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看着年轻多了。和他年纪轻轻爱装老成脱不了干系,灵超想着。


最后一次测体温的时候,残月高高地悬着,灵超努力地撑着睡意,温枪握在手上,终于脑袋沾上枕头,手中的温枪轱辘轱辘在床褥上滚了好几下。




明亮的天光透过窗户毫无芥蒂地洒下来,灵超被日光刺地勉强半睁开眼,没曾想对上一双漆黑的眼,近在咫尺,交换着彼此呼吸的温度。


“操。”灵超猛地坐起身,“你不是怕传染给我吗。”


“很可惜,我病好了。”毕雯珺嘴角噙着笑。


灵超秀气的眉头舒展,松了一口气,又察觉自己好像开心的过于明显,补救似的拧起眉,“以后不要吹冷风,会给我添麻烦!知道吗!”


毕雯珺不说话,只目光灼灼地对着他笑。


四目交接了好半晌,灵超被看得都快紧张地心脏跳出来了,毕雯珺才俯下身,向小孩子香软的身体更凑近了些,“宝贝对我真好。”


灵超红着脸,也不知说什么,支支吾吾了半天吐出一句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
“嗯。”毕雯珺的头埋在他纤细的脖颈处,动作慢慢从轻嗅变成啄吻。灵超被弄得直哼唧,身子软地往床褥之间又陷深了几分。


那只手,那只在他身上点火的手,一路游走到他底裤边缘,小心翼翼地试探。




“哥,哥!舅舅!我下个月才成年!”灵超仿佛抓住什么救命稻草,手抵在毕雯珺的胸口往外推拒着,嘴里迫不及待地喊出来。


“是吗。”毕雯珺重新抬头,对着他笑了一下,黑玉似的眼睛里闪着几分狡黠,“你总这么提醒我,连我都有几分期待下个月了。”


灵超看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,心想,过了这个月,他可能真的会死的很惨。




浅浅的亲吻一连串地落在他细嫩的脸上,痒痒地像有小虫子在爬,又像一阵暖风,吹得他连带着跳动的心脏也发痒。男人温热的吐息在他耳畔停驻,他听见男人说——


“宝贝,我等你长大,和我一起迎接春天。”




END





贪心鬼 11

求求你们都看看!我不允许有毕灵玩家没看过贪心鬼!

一个小号:

毕雯珺嘴角噙着笑,只淡淡的说,“嗯,那我知道了。”




灵超可怜兮兮的垂着眉眼,祈求的眼神里闪亮亮的一片潋滟,他望着他,仍是想让他表示些什么。他怯怯地左顾右盼,确认每一台录影的机器此刻都没有在运作后,伸手扯住毕雯珺垂下的外衣的一角。


灵超问他:“那你呢?”


“你猜。”对着灵超,他忍不住生出些想要捉弄的坏心眼。


“我——我猜不到。”


“试着猜猜看。”


“我猜,你有一点喜欢我。”




灵超说话的声音又甜又软,像咕咚咕咚的汽水冒泡,一点点升上来,噼噼噗噗地在空气里一一炸开。毕雯珺偏着头,细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半落下来,透过镜片与空气,在他的眼里留下一串一串的涟漪。


毕雯珺推了推眼镜,说,“小笨蛋,你没有猜对。”


灵超圆圆的小鹿眼睛里的光晕和神采具肉眼可见的黯淡下来,换上了缩进壳里保护自己的防备眼神。他向后退了半步,定定地看着毕雯珺,试图从他的眼神中寻到些蛛丝马迹。




“雯珺,”灵超很轻很轻地开口,说:“你知道,我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。”


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


灵超悲伤的时候,鼻尖都是淡淡的粉红色,一颗水珠挂在长长的羽睫上,颤抖着划过空气落在地板上粉身碎骨。他小巧白净的鼻翼抖了抖,眼睛仍是睁地大大的,盈满了眼泪,像一颗泡在水里的葡萄。


怎么会有人哭起来的时候这么像小动物?毕雯珺叹了口气,手重重搭在他头顶翘起来的亚麻色发梢。




“小灵。以后,你也会一直喜欢我吗。”


他泪仍在掉,却恳切地点头。毕雯珺心疼地去接他的泪水。


“你会只把我放在心上吗。”


仍是点头。


“那我说的话,你也都会认真听吗。”


灵超点头。




小动物真的好乖,他想奖励他。


毕雯珺喉头哽了哽。从今以后,他的眼里只能容下他一个人够不够,把全世界最多的爱意都堆在他的面前够不够。宝贝,再贪心一点,你要什么,我全都给你。


说出来的那一刻,等待他的,也许是如释重负,也许是一同沉沦。但此时他的理智已不够用了,只因为他再也不舍得灵超摆出任何悲伤的表情。




“不是只有一点。”毕雯珺平静的嗓音温声道:“我对你的喜欢,远比你知道的多。”




灵超仍旧愣愣的,泪水还垂在淡粉色的颊边,秀气的眉因惊讶而稍稍扬起,那比月色还好看的光飞回到了那双水汪汪的眼。


毕雯珺仿佛能看见灵超毛茸茸的耳朵因喜悦而竖起来。


灵超又想哭了。他不顾一切地拿自己的脑袋往毕雯珺的怀里撞,被毕雯珺一把搂在怀里。毕雯珺的手环得很紧,铺天盖地的玫瑰香味闷得他几乎有些透不上气了。


“我早该知道的!”他的声音闷闷的,雀跃的尾音往上飘。


“嗯?”


灵超吸了吸鼻子,说,“我早该知道!我早该知道你喜欢我。”


毕雯珺轻轻地叹气,“我也以为你看得出来。我……很明显。”




灵超终于安心了。当拨开一切探究与迷雾之后,许多蛛丝马迹也不再藏得那么深,轮廓渐渐显出来,所有的心意都坦诚于前。


他突然仰着头,说,“你那天,在走廊,是故意的。”


“我怎么故意了。”毕雯珺看着他,满心满眼都是温柔。


“你为了亲我,故意放的信息素。还有再之前,你说因为喜欢我才标记,其实根本不是开玩笑。我每次找你标记的时候,你一定也在心里偷着乐!!”


毕雯珺轻笑了一声,说,“嗯,你说的都对。”


灵超一下子从他怀里跳出来,“你怎么这么坏呀!”




对视了半晌,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

被毕雯珺喜欢的感觉真的好快乐。世界上有因过于快乐而死的人吗?灵超现在就仿佛陷入这种感觉中。






“那后来呢?”


灵超闭了闭眼,说:“后来我把毕雯珺甩了。他跪下求我回头,我都没答应。”


一双触感熟悉的手掐上他的后颈。


“哎呀哎呀你怎么又来了!好啦我错了嘛。”灵超求饶似的缩着脖子,嘟嘟囔囔。


毕雯珺松开手,挑眉道:“那你重新说。”


“后来能怎么样嘛。就异地恋咯,有什么好说的,工作忙起来一个月见不到一两次,在一起四年了,永久标记都有了,某些人一点表示都无。呵,Alpha。”


毕雯珺盯着他看,看着看着忽然笑起来。




“嫁给我。”






-end

staRember:

#0715谢怜生贺活动
#19:15

怜怜生快~画了原文中的一幕 女装怜真好次www


【男神×你】未成年专场 当你对他说你怀孕了

不辛苦!!!我愿意啊弟弟!!!

知九:

未成年专场!
慎入!
慎入!
慎入!


OOC!还是不太擅长搞未成年啊……


黄明昊justin


你:Justin我怀孕了
Justin:啊?
你:不是你的
Justin:……
Justin: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!乱讲!
你:皮一下真的很开心
你:是不是没想到?
Justin:对不起,是我的错
你:???
Justin:我们还没结婚呢…
Justin:他们万一挑你的刺说你未婚先孕…
你:说什么呢,我又不在意别人说什么
Justin:我在意!我不要你被别人说闲话
你:没事,这个,一个巴掌拍不响嘛
Justin:(抱住)谢谢你,我爱你
你:我也爱你


左叶


左叶:(女团舞扒舞中)
你:左叶
左叶:??怎么了
你:我怀孕了
左叶:啥玩意?
左叶:你怀孕了?
你:对啊,我怀孕了
左叶:噗不是
左叶:哈哈哈哈哈
你:你别笑的这么鬼畜啊
左叶:不行忍不住,太让人高兴了
你:你是个偶像
左叶:我还是你老公呢,我还是你孩子他爹呢
左叶:啧,以后可以带着闺女跳女团舞了
你:万一是儿子呢?
左叶:带着儿子跳女团舞


李权哲


你:权哲!
李权哲:干啥!
你:你当爹了!
李权哲:嗯我当爹了!
李权哲:……
李权哲:啥?????
你:你当爹了!
李权哲:我当爸爸了!
李权哲:你说的是,哪种爸爸…
李权哲:你爸爸还是…?
你:你去死吧
李权哲:诶诶我错了!
李权哲:那你的意思是…(盯着你的肚子)
你:嗯
李权哲:咳咳,诶呦
李权哲:我真的当爸爸啦
你:(扔给他鉴定报告)
你:这下你告诉我,是我爸爸还是谁爸爸
李权哲:我女儿的爸爸嘿嘿嘿
李权哲:我错啦~


灵超


你:弟弟,我怀孕了
灵超:谁是你弟!
你:???我怀孕了
灵超:???woc
你:你woc是啥意思
灵超:你让我冷静一下。
灵超:我的妈呀
灵超:我要当爸爸了。
你:对,你要当爸爸了
你:开心吗?
灵超:开心,吧
你:??啥意思
灵超:怀孕你会很辛苦
灵超:舍不得你辛苦


钱正昊


你:正昊
钱正昊:怎么了?(正在写词)
你:正昊
钱正昊:嗯?(写词)
你:正昊
钱正昊:(转过来看着你)怎么啦?
你:(严肃)我有事要和你说
你:很重要的事
钱正昊(下意识坐直)好…
你:我
钱正昊:嗯
你:怀孕了
钱正昊:嗯???
钱正昊:怀,怀孕了?
你:嗯…
钱正昊:咳
钱正昊:(莫名脸红)那,那我要当,爸爸啦
你:如果要的话要当爸爸,如果不要…
钱正昊:(斩钉截铁)要!绝对要!怎么可能不要!
你:那…
钱正昊:走!我们去负荆请罪!
你:我们?
钱正昊:我!你陪同!
你:行…行吧
钱正昊: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!我们马上!结婚!
你:结婚?马上?
钱正昊:对!justin说,女朋友太漂亮,要提前盖个戳!
钱正昊:(扭头看着你)不愿意吗qwq
你:愿意…
你:(感觉自家小奶狗变成了小狼狗…)

心贼难防(下)

都给我看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恭喜发财:

一点肉渣,慎入,纯属虚构哈


《心贼难防》下